明升体育进不去|新西兰哪有中国好?我想回家啊!

2020-01-11 18:19:16

明升体育进不去|新西兰哪有中国好?我想回家啊!

明升体育进不去,【导语】不写枯燥攻略,只给你旅行灵感。欢迎关注“liu小顺”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全中国最会讲“故事”的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

-"过去时"第六季:新西兰打工旅行-

【前文回顾】

过去时608|“我想和印度人结婚”“你疯了吧?”

【今日正文】

9、新西兰哪有中国好?我想回家啊!

中国女孩薇薇27岁,隔壁的印度男孩玛尼才19岁。这本就是一段不平衡的关系,还能指望什么?局外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当事人却沉溺其间不可自拔。暂且不论他们是不是真正的恋爱关系,哪怕是,各种现实的问题也不容忽视,谁认真谁就输了。

玛尼还小,尚能原谅,薇薇年纪不小了,怎么还会如此幼稚呢?男欢女爱就够了,为什么非要演出海誓山盟的节奏?好好的露水情缘,何必用爱情去“玷污”它?

当然,因为薇薇也没什么朋友,不会有谁去提醒和开导她,她便开始在这段“感情”里越陷越深。

ada有一次告诉我,薇薇的脾气为什么变得愈发古怪,大部分是玛尼的原因,玛尼如果对她热情,她心情就好,如果对她冷淡,她就魂不守舍,ada是从gary那里了解到的。

玛尼显然不关心薇薇,他只关心自己,薇薇甚至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连续工作11天之后,我们终于又迎来了一个休息日,实在太累,总算可以休息一下,连“工作狂”ada都没再抱怨无聊。

本来说好这天薇薇要开车带我们出去兜风,当我们见到薇薇早早地起床,梳洗打扮得很整齐,我和ada还以为要出门了,结果薇薇完全没有那个意思,重新端出西班牙语教材来看,我和ada也不好主动叫她带我们出去,但我们看得出来,薇薇心情不错。

等到午饭过了,薇薇依然没有动身的打算,ada就重新换上睡衣,准备招呼我们一起看部电影,我特地跑到超市去买了几瓶啤酒回来,可两个女生都不肯喝,ada的理由是不会喝,而薇薇的理由是她等下还要开车出去,不能喝酒。

开车出去?我和ada愣了一下,去哪里?听起来好像跟我们没关系。

外面下着雨,天色越来越暗,这时候在屋里看电影倒是再适合不过,我们三个人就挤在客厅里,用电脑看了部无聊的国产影片,我独自喝着闷酒。

电影后半段,薇薇开始坐立不安,不时地走出门去看一眼,还不停地掏手机出来检查。电影结束后,薇薇突然主动找我要了一杯酒。

“你不是准备出去吗?”我有些奇怪地问薇薇。

“不出去了。”薇薇无比烦躁地回答了一句,让我一头雾水。她喝了酒便满脸通红,整个人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击败了。

距离露露来新西兰找我的时间越来越近,可她一点都不着急,依然不紧不慢地计划着她的行程。

“你确定了吗?”我问露露,“去丹尼丁还是基督城?”

“只能去一个吗?”露露问。

“当然。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吗?你的时间不够,只能选择一个。”我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讨论这种愚蠢的初级问题。

“哎呀,你干嘛这么凶?”我就知道我会得到这么一句回应。

“我没有凶,现在只剩下不到半个月,你得赶紧确定下来。”

“我也不知道啊……”露露又开始撒娇,“那你说呢?”

“我都可以。这次主要是陪你玩,你自己做决定吧。”不可能任何事情都指望我。

“那我不知道。”露露开始耍赖。

“就去基督城吧。”我做了决定。

“为什么去基督城?”

“因为基督城我熟悉。”

“可我同事说丹尼丁比较好玩。”

“丹尼丁有什么好玩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她是这么说的。”

“我确定了,就基督城吧,怎么样?”

“好啊。”

“那你去把你自己从基督城飞回奥克兰的机票买下来吧,不用买我的了,我到时候准备留在南岛找工作。”

“啊?还要我去买机票?”

“是的,我现在住在一个偏远的农场,上不了网,手机网络信号也不稳定,我等下把航空公司的网站发给你,出发地目的地还有时间都确定了,你自己总可以搞定了吧?”

“哦,好吧。”声音里似乎有一点不情不愿。

“露露,我工作真的很累,我从来没做过体力活,可我现在每天要在果园工作8个小时,你能不能稍微体谅一下我……”

“哎呀,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声音里似乎又有一点不耐烦。

“嗯,你把机票买好了告诉我。”我不知道该多说什么,她永远只关心自己的事。

“知道了。”挂掉电话,我无奈地长出一口气。

“你女朋友?”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的薇薇随口问了我一句。

“不是她还有谁?”我笑笑。

“挺难伺候的啊。”薇薇也笑笑。

“是啊,上海女人。”

“哦,我懂了。”

有时候我在想,有机会真应该让露露来新西兰打工旅行锻炼锻炼,否则她一直以为我在这里无忧无虑地游山玩水,而摘猕猴桃只是用来消遣的某个娱乐项目呢!可惜,露露的英语水平远远达不到打工旅行签证所要求的雅思5.5分,这“复仇计划”我也就只能想想而已。

休息日一天就足够了,到了第二天,如果还在下雨,让人难以承受的无聊之神便会如期降临,无聊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本身没什么好坏之分,可它却足以让无法承受的人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到了第二天早上,外面仍在下雨,今天又开不了工了,老样子,ada穿着粉红色睡衣出来望一眼,又回房去了,薇薇倒一反常态,早早地起来了,虽然在看书,但我隐约觉得她有些心不在焉,在等着什么。

到了中午,ada又一脸菜色地走出房间准备做午饭,她在淘米时,薇薇突然跟她说话了。

“ada小姐,你最近跟gary怎么样了?”薇薇问。

“没怎么样。”ada略显不耐烦,故意淘米淘得很大声。

“那gary怎么说他不想理你了?”薇薇这话一出,淘米声便停住了。

“什么意思?”ada警觉地回头问道。

“我昨天去隔壁屋找玛尼,那些印度男生在一起叽里咕噜地聊天,gary说了些什么,大家都在笑,可我听不懂。后来,玛尼给我翻译了一句,说是gary再也不想理你了。”薇薇告诉ada。

这个消息对ada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既然ada一开始没有明确拒绝gary,说明她对这个印度男生并非完全排斥,她就是想矜持一点,吊吊gary胃口。谁知道,现在力道没掌握好,gary没吊住,不仅脱了钩,倒反咬她一口,ada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的直觉告诉她,gary用印度语跟其他男生说笑的内容必定与她有关,说不定都在讲她的坏话,加上最近这段时间工作太累,ada的思乡情绪泛滥成灾,总是念叨着家里的种种,ada一下子就崩溃了,午饭也没精力做,淘好的米后来就放在桌上一动没动。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接下来的时间,ada就像复读机一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停地重复这句话,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薇薇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接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起不到作用。反正大家都无聊,ada发发疯,薇薇搭搭腔,我看看戏,多少有点事情做,似乎也没谁想积极地解决什么问题。

到后来,ada的情绪开始逐步发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她开始大喊大叫,吵得人心神不宁,我终于忍耐不住了,就提议ada去隔壁屋找gary当面说清楚,可ada又没胆量,我说那我去把gary叫过来,ada又死活不让我去,她纠结了好久,一会说她自己去,一会说让gary来,纠结到天都黑了,还是没出门。

“薇薇,你想喝酒吗?”ada突然问薇薇。

“可以啊。”薇薇回答。

“我们去买酒回来喝吧。”ada提议。

“你想喝的话,我陪你。”这时候薇薇倒是跟ada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了,难不成是觉得反正大家都快成为印度妯娌了,好歹算一家人?

ada换下睡衣,跟薇薇一起出去超市买了瓶红酒回来。两人都不太会喝,分别只喝了一小杯,就开始借酒发疯,薇薇说最近她和玛尼处得不好,她觉得玛尼的态度不冷不热,让她不知所措,然后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姑娘就开始抱头痛哭。我坐在旁边哭笑不得。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啊!”ada开始大声咆哮,声音大到隔壁屋估计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可惜印度人听不懂中文。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旅行故事】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