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力国际娱乐场|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委员长都干过哪些著名的不要脸事件?

2020-01-11 11:57:19

星力国际娱乐场|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委员长都干过哪些著名的不要脸事件?

星力国际娱乐场,我们应该承认,不要脸,特别是著名不要脸的行为确实是某些人安身立命,甚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重要手段之一。

而又将这种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的,静夜史认为非委员长莫属。

虽然今天洗白委员长的文章铺天盖地,但难以掩盖他将不要脸运用得出神入化的历史事实。而在静夜史看来,委员长的一生中,至少有三件不要脸的事情:

1、坑军阀

作为著名军阀,蒋介石最擅长的就是坑军阀,这一点张学良深有体会。

1926年7月,十万国民革命军挥师北伐,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迅速打垮军阀吴佩孚和孙传芳,占据了黄河以南大部分地区。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南京国民政府组织第二次北伐。此时的奉系军阀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帝国主义炸死,其子张学良接管大权。国仇家恨之下,张学良顶住日本压力宣布改旗易帜,南京国民政府形式上统一全国,但张学良的悲剧人生也拉开了序幕。

1929年,苏联撇开我国单独与日本商谈中东铁路的移交问题,张学良趁机收回中东铁路,引起苏联的强烈反制,双方最终大打出手,史称中东路事件。

在张学良和苏联武斗之前,委员长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给张学良有力支持:“放开干吧,少年!”这使年少气盛的张学良有了与苏联一决雌雄的勇气。

但大战爆发后,除了可怜的200万银元,张学良再未看到委员长的一兵一卒,被打得屁滚尿流的张学良不得不与苏联求和并签订条约,维持战前状态。

而条约签订后,委员长及时赶到,责怪张学良越权签约损害了国家利益,最后还是苏方施压才让委员长悻悻而归。

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张学良作为蒋介石的帮手在蒋阎冯李打得难解难分时,带领东北军挥师入关,帮助蒋介石取得了最后胜利。为感谢张学良的仗义出手,蒋介石任命张学良为全国三军副总司令,地位仅次于自己,合影时也和蒋介石站在一起,风头一时无两。

但风光的局面很快在九一八事变后烟消云散,由于不抵抗政策,失去地盘的张学良不得不率领东北军前往关中剿共。而在被中共歼灭几个师后,委员长又趁机撤消了这几个师的番号,这让张学良感觉生无可恋,最终在爱国热情的推动下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2、坑百姓

连竭力为委员长洗白的拥趸们也不得不承认的是:作为独裁者的委员长,眼里除了四大家族,再也装不下其他人,尤其是人民。

自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委员长也只是发表了庐山讲话,表示了下抗日决心。

淞沪会战虽然打碎了日本帝国主义三个月灭亡我国的狂妄计划,但虎头蛇尾的淞沪会战非但未能遏制日军的侵略步伐,而使日军更加有恃无恐。1937年12月13日一地鸡毛的南京保卫战结束后,日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但我国同胞的苦难远不止此,虽然委员长成功地吸引日本自东向西进攻,打碎了自北向南统一我国的历史规律,但日军自北向南推进的势头并未减弱。

1938年,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指挥我国军队取得台儿庄大捷后,罔顾国情的委员长调重兵北上,欲与日本帝国主义在徐州会战。但此时的日本帝国主义却掉头西进,直扑开封和郑州。在徐州决战泡汤的情况下,郑州及平汉铁路南段受到严重威胁,武汉危在旦夕。

焦头烂额的委员长,最终想到了所谓的“以水代兵”,掘开黄河大堤,阻挡日军南下。

1938年6月9日,委员长下令炸开郑州附近花园口南岸大堤。由于此时正值汛期,滔滔黄河泥沙俱下,日军第十四、十六师团被成功阻挡。但黄河下游的河南、安徽、江苏深受其害,超过1200万亩耕地被淹,成为难以耕种的黄泛区。超过1200万人受灾,390多万人无家可归,死亡人数超过89万人!

和平时期,救灾尚且困难。战火纷飞的抗战时期,惨状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花园口决堤间接导致了1942年的河南大饥荒,死亡人口更是不计其数。

而干了这样的缺德事后,委员长第一时间将责任推给了日本侵略者,激起了国际社会的一致声讨。而在后来档案解密后,委员长又成为众矢之的,颜面尽失。

3、坑下属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虽然日军短期内无力再发动大型攻势,但占据武汉的日军向西威胁陪都重庆,向南则和广州遥相呼应。委员长认为,如果日军在占领武汉后,继续向南推进,打通武广铁路,则整个东部地区全部陷于敌手,抗战形势将更加恶化。

在节节败退的情况下,委员长想到了焦土抗战的政策。关于焦土抗战,早在1937年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就曾提出,后被委员长采纳。且委员长经常以1812年俄罗斯烧毁莫斯科城最终击败拿破仑自比,借此强调焦土抗战的合理性。

而在武汉沦陷后,委员长更坚定了焦土抗战的决心。

武汉会战后,日军在汨罗江南岸构筑阵地,一时没有向长沙进攻的打算,但委员长担心日军向南进攻与广州之敌会合。于是在1938年11月11日,蒋介石密电湖南省主席张治中:

“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望事先妥密准备,勿误!”

随后张治中召来警备司令酆悌和省保安处长徐权,于11日下午4时制定出一份“焚城计划”,计划于13日凌晨4点之后开始行动,以天心阁纵火为信号。

但13日凌晨2点,城南突然意外失火,由于此时的警察全部撤离,消防车内又灌装了汽油,使得火情不受控制。其他纵火小组以为纵火开始,便疯狂地在城内各处纵火,长沙城瞬间成被大火笼罩。

此时的长沙市民尚在睡梦之中,对于突如其来的大火没有任何准备,惊慌失措的人们争相逃命,导致了更为严重的踩踏等事故。长沙城大火更是烧了整整5天5夜,导致30000多人惨死,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

​和委员长的预想不同,被焚毁后的长沙并未遭受沦陷的厄运。日军在大火之后,派飞机到长沙上空拍照,并在广播报纸中大加渲染,以“全城如舔”等词汇奚落挖苦国民政府,激起民众的强烈愤慨。

在千夫所指的情况下,委员长于1938年11月16日蒋介石赶到长沙,下令速捕首事有关人员,并限两天内结案。

11月18日的审判结果,原本是酆悌处有期徒刑10年,徐昆、文重孚二人各判7年,但蒋介石批示:“渎职殃民,一律枪决,张治中撤职查办。”20日,酆悌、徐昆和长沙警察局长文重孚三人,在南门口外侯家塘刑场被枪决,成了文夕大火的替罪羊。

在视察期间,面对满目疮痍的长沙城,痛心疾首的委员长质问张志中是谁下的命令,这让张治中有一种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感觉。要不是陈诚等人力保,张治中的结局不会是撤职这么简单。

概括起来,作为一项重要技能,委员长确实将不要脸运用得出神入化。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